荆门新闻网 - 荆门地区权威新闻门户网站 主办:荆门日报社
网站首页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在线投稿
荆门新闻网
您的位置:首页 > 视频中心 > 新闻视界 > 正文

大柴湖移民贾安基的曲胡人生

  左手抚握琴弦,右手拉动琴弓,两眼微闭,双脚稳稳站定,随着手指在琴杆上上下翻飞,一曲悠扬的《夸河南》从贾安基手中的曲胡上“汩汩”流淌而来。那乐声时而铿锵激越,时而舒缓婉转,似乎在诉说这位大柴湖老移民55年的曲胡人生。

  6月8日,记者采访了这位在我市移民中拥有众多“粉丝”的老人。

  中等的身材、飞扬的长眉,娴熟的动作让69岁的贾安基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一些。他出生于河南淅川县,从小喜爱河南曲剧,经常跟随大人看戏听戏,并渐渐迷恋上曲胡那浑厚优美的乐声。14岁那年,贾安基找来一块枣木板,挥起菜刀砍了起来,想制作一把曲胡。一不小心,菜刀砍上了左手大拇指,现在指头上还有一道深深的伤疤、每当天气变阴,都会隐隐作痛。

  1968年,22岁的贾安基背着心爱的曲胡,移居钟祥柴湖镇。远离故土的移民,何以化解浓浓的乡愁? 报告文学《移民柴湖》的作者全淅林也是一位老移民,他曾长期担任柴湖镇文化站站长,被尊称为“移民活字典”。全淅林告诉记者,河南有句顺口溜,叫“弦子响,嗓子痒”,能够在大柴湖听听家乡的曲胡,对于移民来说是件天大的喜事。每到闲暇时节,柴湖街道上的一些移民,都会围到一起,听听贾安基拉拉曲胡。当熟悉的弦乐响起,大家仿佛又回到800里外的故乡,缕缕乡愁从他们心头慢慢散去。

  贾安基不仅会演奏曲胡,还能制作曲胡。 “开始他只是喜欢拉拉曲胡,无论走到哪儿,都要把曲胡背上”,全淅林说:“后来一些人听说老贾的父亲做过曲胡,就来找他修曲胡、买曲胡,老贾才开始慢慢制作起曲胡来。”贾安基的曲胡作坊并不大,约四五个平米。一条宽25厘米,长2.5米的板凳算是工作台。地上放着锯子、斧头、电钻、凿子、刨子、刻刀等工具;桌子上放着蛇皮、檀木、松香等材料;墙壁的琴架上,挂着几把刚做好的曲胡,每把曲胡上面都刻有“国家一级演奏家陈同振监制”的字样。

  为了能刻上这几个字,贾安基先后四次去河南南阳市,接受陈同振的亲自考核。陈同振是何许人?他是河南知名曲胡演奏家,许多演员以能在他的伴奏下演唱为荣,其弟子张付中是河南卫视《梨园春》节目的曲胡琴师。陈同振不愧为行家,他首次听贾安基的演奏,就提了几个制作方面的建议,“把筒体从枣木换成黑檀,琴皮由黄安蛇皮换成脊部有六个半鳞的乌梢蛇皮。”贾安基听后连连道谢,次日就托人从印度、尼泊尔购买合格的材料。

  “后来我又去了三次南阳,陈老师不是说琴杆粗了,就是说琴筒小了,琴皮蒙得松了,他对制琴工艺的要求非常高,”贾安基告诉记者,“直到去年4月份,陈老师对我的曲胡进行了第四次试听,认为我制作的曲胡音色纯净、宏亮、清脆之后,才同意我在曲胡上刻他的名字。”

  随着贾安基的名声越来越响,他的家渐渐成为方圆百里曲剧戏迷的活动中心:有人找他买曲胡,有人找他修琴弦、有人要找他伴奏唱几嗓子。对于一些年纪较大、身体不太好的戏迷,贾安基还会上门为他们修曲胡、送曲谱。贾安基每日里迎来送往,过得充实而快乐。他说,为了让更多的人喜欢听曲胡,拉曲胡,我就是累一点也愿意。

  演奏曲胡、制作曲胡、推广曲胡——贾安基自十四岁和曲胡结缘以来,五十余载与曲胡形影不离,一直就在做这三件事。可以说曲胡就是这位老移民的另一个人生伴侣,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(记者文瑜田 刘明 宁新生)

  1、关于曲胡

  曲胡,拉弦弦鸣乐器,坠胡的一种,河南曲剧(河南省第二大剧种,名作有《屠夫状元》、《卷席筒》等)、越调(如《收姜维》、《诸葛亮吊孝》)等戏曲的主奏、领奏乐器。民间曾有不同的叫法,如“曲子弦”、“头把弦”、“大弦”等名称。20世纪70年代初,定名为“曲胡”。其琴杆长、音箱较大,音乐近于人声,模仿力很强。多年来,它广泛流传于豫、冀、鲁、陕、台湾等十几个省市自治区及美国、日本、新加坡等地。

  2、贾安基的创新

  曲胡的演奏特点是“揉、打、滑”巧妙结合,其音乐特点是次中音,表现力强,可以模仿各种声音,可以伴奏,又可独奏。贾安基认为,要想更好地发挥曲胡的演奏特点,就应该在曲胡的制作工艺上有所突破和改进。正因为贾安基的创新,使他成为鄂、豫曲剧界内行称道的制作高手。南阳艺校艺术团团长刘一评价说:“贾师傅制作的曲胡音色纯净、宏亮、清脆,传统曲胡难以媲美。”南阳市曲剧团团助理李平说:“工艺精,音色美。”为了使曲胡拉起来顺手,音质清脆,韵味丰富,贾安基反复对曲胡工艺进行改进,最终从歌手演唱中得到启示,他大胆地在琴筒的内部结构上大做文章,该阔的阔,该细的细,经过多次反复试验,最终收到奇效,他做出的曲胡件件音准、亮脆,韵味浓郁。

  3、贾安基的担忧

  贾安基说,一把曲胡从选材下料到成为成品有二十多道工序,一点也不敢马虎,即使加班加点的干,一个月也只能做出2把曲胡,产品数量极其有限。但是,因为材料昂贵,成本较高,工艺复杂,经济效益比较低。尽管他试图通过多种渠道推广曲胡,希望为热爱戏曲乐器制作的年轻人提供学习、研究的平台,让自己制作乐器的技艺能传承下去,但至今没有找到合适的传承人。

责任编辑:郑素娟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版权申明:
①荆门新闻网 独家稿件声明:该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表及音视频)只供本网站使用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者部分转载。对于有上述行为者,本网站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。
②本网转载其他媒体稿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如因转载的作品内容涉及您的版权或其他问题,请尽快与本网联系,本网将依照国家相关法律法规支付稿酬或作其他相应处理。